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GOGO体育新闻 > 行业新闻 >
胡星斗:中国的生态情况危机及分析
时间:2021-11-07 19:08点击量:


本文摘要:胡星斗:中国的生态情况危机及分析作者:胡星斗导读:据研究,4000年前,黄河流域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;西周时,黄土高原拥有森林4.8亿亩,森林笼罩率为53%(而现在的全国森林笼罩率仅为13%,航拍和专家分析的效果仅为8.9%);及至春秋战国,狼烟四起,狼烟连天,中国人的生存情况开始遭受庞大的破坏。

GOGO体育

胡星斗:中国的生态情况危机及分析作者:胡星斗导读:据研究,4000年前,黄河流域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;西周时,黄土高原拥有森林4.8亿亩,森林笼罩率为53%(而现在的全国森林笼罩率仅为13%,航拍和专家分析的效果仅为8.9%);及至春秋战国,狼烟四起,狼烟连天,中国人的生存情况开始遭受庞大的破坏。全文约6233字,预计阅读9分钟正文:一、历史上的生态情况破坏 据研究,4000年前,黄河流域是郁郁葱葱的原始森林;西周时,黄土高原拥有森林4.8亿亩,森林笼罩率为53%(而现在的全国森林笼罩率仅为13%,航拍和专家分析的效果仅为8.9%);及至春秋战国,狼烟四起,狼烟连天,中国人的生存情况开始遭受庞大的破坏。厥后,秦始皇一统天下,折腾黎民,继续扑灭生态,大兴土木,大伐森林,史书中就称“蜀山兀,阿房出”。

汉时,中国人口剧增,统治者的思想又都是崇本抑末,以粮为本,生长单一的粮食种植业,砍掉林、牧、副、渔、商,效果,重农反而误农,粮食产量反而上不去。因为重农贵粟,一定毁林拓荒,造成水土流失,生态破坏,地力下降,从而导致农业劳动生产率每况愈下。

而且,中国人的饮食结构不像游牧民族或者欧洲人是牧农产物并重、以肉类奶类为主的,中国人饮食险些等同于吃植物性的粮食,所以,为相识决用饭问题,我们的祖先只好大规模地毁林拓荒。另有,中国古代有着庞大的专制权要机构和军队,而军队又以步兵为主,它不像游牧民族、西方民族以骑兵为主之补给容易,饿了吃马肉渴了喝马奶就行,可以就地解决,中国人是“戎马未动,粮草先行”,粮食总是军事家们思量的头等重大的问题;由于粮食生存的时间比肉类、奶类恒久,所以,中国的政治家、军事家总是追求庞大的粮食储蓄,以应付不测。为相识决政府、军队的庞大供应问题,中国人也只好拓荒。西汉拓荒8亿亩,东汉拓荒7亿亩,至此黄河流域的森林全部倒地。

三国时期,中国人口从东汉时的5648万,减至767万,民族差点扑灭,生态也就再所难保,火烧赤壁、火烧连营八百里,也不知烧掉了几多森林。南北朝时,兵燹战乱频仍,中国人开始大规模南迁,长江流域的生态也就面临着威胁。

隋时隋炀帝大兴土木,唐时开发东南,拓荒14亿多亩,“高山绝壑,耒耜亦满”。加上隋唐征战、五代动乱,厥后,又经由宋辽金元争霸天下,元末、明末、清末、民国的战乱破坏,中国人的生态资源被破坏殆尽。

可见,王朝循环不仅经常使得中华民族的人口淘汰过半(中国历史上有10次战争造成了人口减半),人民遭受着庞大的痛苦,而且使得子孙子女继续生存下去的情况遭受了溺死之灾。二、生态情况的现状新中国建立之后,我们长时期内仍然忽视了对生态情况的掩护。

“大跃进”全民炼钢,大规模砍伐森林;“文化大革命”时“以粮为纲”、“农业学大寨”,梯田修到山顶上,引起了严重的水土流失;革新开放之后,政府虽然开始重视情况问题,但由于体制、制度的原因,情况恶化的状况一时还难以扭转过来——高消耗、高污染的重复建设的小企业各处着花;草场无人维护,过分放牧,内蒙古等地的载畜量是草场蒙受能力的1~3倍,导致大部门草场退化,1/4的草场疏弃;一些地方盲目开垦,盗林毁林严重,近几年呼伦贝尔又泛起了新的拓荒热;一些企业仍然肆意排放着“三废”,黄土高原上私营企业在乱钻油井,导致水土流失;一些西部省区仍然在生长小造纸、小煤窑、小钢铁;一段时间以来,开发区大量圈地,一半以上撂荒中华民族的生存资源再一次被破坏。让我们看一看生态情况的现状吧!进入21世纪的中国,第一天就遭遇了沙尘暴。2002年,沙尘暴又是历史上强度最大的。

可以预见,在未来一定的时期内,沙尘暴还会越发频繁、越发猛烈。据报道,20世纪50年月中国共发生了沙尘暴5次,60年月8次,70年月13次,80年月14次,90年月23次,而2000年一年就发生了12次。现在,一些地域可以说是黄沙漫天,黄土各处,河流污浊,空气污染,水土流失,江湖干枯,森林倒地,草原退化,而且,一切还在恶化之中——中国的沙漠化正以每年2460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扩展,相当于每年一其中等大的县被沙漠化,年直接经济损失540亿元以上。现在,荒原化土地已占领土面积的27.2%。

因水土流失,每年冲走肥土50亿吨,相当于全国的耕地每年平均削去1厘米厚的土层,由此每年造成化肥流失4000万吨,靠近全国的化肥产量。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98年曾断流200多天,洪水期间,黄河河水的含沙量达50%。

现在,长江也快成为第二条黄河了,其含沙量是黄河的1/3,即是世界三大河流——尼罗河、亚马逊河、密西西比河年输沙量的总和,而尼罗河却是处于沙漠地带。现在,我国70%的河流、50%的地下水被污染,淮河、辽河、海河、太湖、巢湖、洞庭湖、鄱阳湖、滇池等水域污水横流,水量大为缩减,洞庭湖、鄱阳湖的湖面损失了一泰半,其蓄水功效大大下降。新疆罗布泊水域面积曾为20000平方公里,古楼兰国据此繁荣了几百年,可到1972年,罗布泊彻底干枯了;如今,青海湖的水位也在不停降低,看来也难逃罗布泊的运气;新疆石河子屯垦,造成玛纳斯河断流干枯;现在,位居内陆河世界第二的塔里木河也已断流1/4,水量缩减到30年前的1/10。

清末,左宗棠抬着棺材进新疆,“亲栽杨柳三千里,引得东风渡玉门”,左公柳曾绵延3000里,植树26万棵,是中国近代最大的改变西北生态的运动,可是,其后不到50年,树木就被砍伐殆尽。在内蒙,黑河下游也断流干枯,东、西居延海随之死亡;天鹅湖也干了,不再有天鹅了;青海历史上曾经森林茂密,如今森林笼罩率仅为0.3%;敦煌在50年月初尚有天然植被354万亩,其中灌木林216万亩,牧草135万亩,到1980年200万天然林被毁,仅剩天然林39万亩。

中国还是粗放式的生产方式,我们每增加1元的生产总值消耗的能源是世界平均的4倍,日本的6倍。我国生产一吨钢耗水是国际先进水平的10-40倍,开采一吨原油耗水是国际的6-26倍,生产一吨纸耗水是国际的3-10倍;企业的高消耗、落伍的生产方式,一定导致高污染。我国钢铁每年多耗煤6000万吨,多发生90万顿SO2,60万吨烟尘;火力发电,每年多消耗5000万吨尺度煤,多发生140万吨SO2,1500万吨烟尘。

我国有取土烧砖的传统,一些农民种粮不挣钱,就破坏耕地烧砖;农民无法获得清洁能源,便以砍柴解决燃料问题,从而破坏植被。有人挖苦植树造林为“植数造零”,年年搞运动,年年有形式,年年写例行公事,一些人只顾虚报政绩,不体贴有几棵树木真的成活了。

报纸上说,每年植树3000万公顷,专家说实为600万公顷,按3年成活35%,只有70万公顷。从3000万到70 万,像是开天大的玩笑!另有,我国的环保投入占GNP仅为1.01%,而按九五计划至2000年尾应为1.6%由于投入不足,治理不到位,体制缺陷,导致情况恶性事件屡有发生,如2000年7月,河南阜阳市水污染(硫化氰)造成6人死亡,4人重伤。三、文明的转变从世界规模来看,许多国家都曾遭遇过情况危机。

公元250年玛雅文明壮盛。由于生态情况的恶化,公元800年时玛雅文明开始瓦解,其后不到100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同样,由于生态的原因,巴比伦文明扑灭了:巴比伦人曾发现了楔形文字,汉穆拉比法典,60进制计时法,他们还制作了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空中花园。

巴比伦曾经是其时世界上最大的都会,可是厥后黄沙漫天,文明消失了。恩格斯说:“美索不达米亚、希腊、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住民,为了想获得耕地,而把森林砍光了,可是他们梦想不到,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成为荒芜不毛之地------这样一来他们把自己的高山畜牧业的基础摧毁了;他们更没有想到,他们这样做竟使山泉在一年中的大部门时间内枯竭了,而在雨季又使越发凶猛的洪水倾泻到平原上。

”19世纪,伦敦被称为雾都,污染最严重,1873年,伦敦泛起杀人烟雾,煤烟中毒比前一年多死260人,1880年、1892年又夺去了1000多人的生命。英国的格拉斯哥、曼切斯特烟雾也造成1000多人死亡。1885年,日本足尾铜矿乱开采,导致水土流失、剧毒物质砷化物的伸张,加上1890年的洪水泛滥,致使群马、茨城等四县10几万人流离失所。20世纪60年月,日本被称为“公害列岛”。

在美国,1945年,汽车尾气等造成洛杉矶上空泛起连续几个月的浅兰色光雾,一些动植物死亡,人们感应头痛、呼吸难题,一些人死亡。美国在“肮脏的30年月”,南部曾经沙尘暴频繁,直到50、60年月另有扬尘。这些事实说明,要从基础上解决情况生态的问题,有赖于人类文明的转变。

即人类要从战胜大自然转变为与大自然和谐相处,从天人相分、天人反抗转变为天人合一、天人为友,从农业时代的黄色文明(10000年前开始)、工业时代的玄色文明(200年前开始)转变为后工业时代的绿色文明。也就是说,人类需要一场深刻的厘革,一场绿色革命。

我们的价值观应从“人是自然的主人和所有者”、“征服自然”(笛卡儿、培根、牛顿的遗产)——生长为“人仅仅是自然链条上的一个环节”、“人是自然之子”。人类必须学会尊重自然、师法自然,不再把自然看成永无止境的盘剥的工具,而应看作是人类存在的基本。

西方人有战胜自然、天人相分的文化传统。西方文化有两个泉源:古希腊文化和希伯来文化。古希腊人遵奉二元主义——灵肉分散,人与世界破裂;希伯来人主张神人分散,执法与监犯对立,人与大自然对立。

这种天人分散的思想厥后生长为以人为中心的启蒙运动,到近代则走向了极端人类主义————如尼采称“上帝死了”,提出“超人哲学”,推崇生命力的扩张。尼采在一首诗中招呼:“夺取吧,只管去夺取!”它正代表了人类意志的盲目膨胀。

我们人类与天斗,与地斗,在制造了种种各样的敌人后,却发现最危险的敌人竟是我们自己——人类妄自尊大,对自然无限的索取,最终遭到大自然的抨击。德国科学家希普克说:“地球这个宇宙飞船另有救吗?”“地球上现有60亿搭客,载着5万亿兆吨空气和13亿立方公里的水,其中只有2%是淡水航船负载过重,一半搭客在受饿,生命攸关的储蓄已靠近枯竭。”美国的海洋生物学家卡逊在小说《寂静的春天》里形貌了美国中部的一个镇,原本生态和谐,莺啼燕语,厥后,由于人类的破坏,牛羊鸡犬纷纷死去,鸟儿也没有了,到了春天只有恐怖的寂静。现实迫使人类开始怀疑自高自大、战胜自然的二元理性:康德不相信理性的作用,主张不行知的“物自体”;歌德尔提出循环论证的理性不完备定律;西蒙提出“有限理性”说;存在主义陷入责任与自由相矛盾的理性文明的逆境。

海德格尔早就预言生态的危机,写出《人诗意地栖居》,他抨击技术理性,认为技术正酿成“一种邪恶的气力”,提出“拯救地球”,“由拯救地球而更新世界”。海德格尔哲学体现了对人类未来生存和生长的终极眷注。

托夫勒说:工业文明是建设在征服自然、无限资源、利益递增的基础上的,所以,应当厘革文明。上述说明,人类应当改变自我中心主义,走向人与自然的和谐,回到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传统。中国只管内战、以农为本、大规模拓荒造成了对生态情况的严重破坏,但中国的传统思想是天人合一的(中国也有类似于战胜大自然的思想,不外它是作为文化的支流,而不是主流。

如荀子主张“勘天”、“明于人之分”、“制天命而用之”),最有代表性的是庄禅智慧。庄子哲学、禅宗是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家园,庄子主张“天人契合”,“与天为徒”,“与物为春”,“天地与我并生,万物与我合一”,“万物齐一”,“丧耦”,“天地一指,万物一马”,“物无贵贱”,“万物一府,死生同状”;中国禅宗主张理性与感性合一,主体与客体合一,人与自然合一,有限与无限合一,灵与肉合一;这样,中国的文人文化主张没有差异、斗争,人原来俱足,自由自在,和谐统一,从而消灭了一切划分与对立,不让理智抹杀生命。人与自然犹如湖中映月,湖与月皆不行缺。

从上可见,我们可以从传统中发现新的文化资源。四、生态情况的掩护掩护生态情况,必须从制度着眼,致力于建设现代情况治理制度:以现代情况治理制度搞好情况建设。

GOGO体育

实行招投标,情况治理、政府服务企业化、市场化,官员司理化,建设非权要制的政府、主顾第一的政府、企业家政府、市场化政府,政府从服务转变为授权,从权要主导转变为主顾主导,从划桨转变为掌舵。譬如,美国大都会只有很少的主管情况绿化的官员,他们的事情只是主持招投标、举行计划监视等,与中国大都会庞大的情况卫生治理局、园林局、环保局形成鲜明的对比。掩护生态情况,还必须落实产权,明晰产权,明确利益主体,建设合理的所有制结构。

应当拍卖荒地、荒原、沙地等领土,将草场、山地平分片划归小我私家所有,与小我私家的利益挂钩。为什么要这样?为什么大家配合所有就没有效率?科斯coase定理说明晰其中的原理——信息、工业经济学之建立者stigler称之科斯定理,在中国也叫科斯第一定理:如果私人各方可以无成当地就资源设置协商(或者叫做生意业务成本为0;生意业务成本是各方在谈判、告竣协议及遵守协议的历程中发生的成本),那么私人市场总能解决外部性问题。科斯定理说明,私人经济主体总可以解决他们之间的外部性问题,无论最初的权利如何分配,总能告竣一个协议,使得每小我私家的状况更好,而且,效果是有效率的。科斯第二定理是:“一旦思量到举行市场生意业务的成本,…正当权利的初始界定会对经济制度的运行效率发生影响”。

即差别的产权制度和执法制度的摆设会导致差别的资源设置效率,产权制度是决议经济效率的内在变量。如果产权不明晰,就会发生“共有地的悲剧”:草场为共有资源,镇上的人都去放羊;由于牧羊过分,草场最终会变得寸草不生。

形成共有地的悲剧的原因是人们的行为具有负的外部性,共有资源往往被使用过分。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,情况属于“公共物品”——具有非排他性和非竞争性;其他另有私人物品、俱乐部物品(排他性公共物品,如加密电视节目,具有收费性和非竞争性)、混淆物品、地方公共物品、全国公共物品、世界公共物品(如大气层掩护)等。情况污染也叫公共坏物品。

情况属于公共物品,因此经济人的理性行为很难在这里见到:人们不珍惜情况;生产者将污染的成本转嫁到社会,转移到情况这样的公共物品上;生产者的行为发生负的外部效应(也叫负的外部性或外部不经济diseconomy),即生产者的私人成本低于社会成本。可见,情况污染或破坏的原因是情况属于公共物品,具有团体消费的特征;在情况中缺乏明晰的产权。经济学中解决情况问题的措施:一是明晰产权。

如在共有地的悲剧中,把土地分给家庭,使土地成为私人物品而不是公共物品,就可免于过分放牧。二是直接控制,克制污染,取消污染单元,迁出污染工厂。

三是间接控制,让污染的企业交税,以使“外部性内在化”。对污染所纳的税叫庇古税或纠偏税(庇古是英国剑桥大学的教授,福利经济学的首创人)。

四是欺压企业投资排污,到达尺度,免交排污税。五是形成“污染权市场”——当企业被容许购置或出售政府发表的容许一定污染的许可证时,称之为形成了污染权市场。容许企业买卖污染许可证,企业就可以选择是排污交税还是治理污染;选择治理污染,就可把污染许可证卖给别人。

可见,可以用市场的措施解决情况问题。总之,面临“共有地的悲剧”,经济学的解决措施有:对羊征税,把外部性内在化;拍卖有限量的牧羊许可证;拍卖草场、土地,归于私人所有;克制放牧。

掩护生态情况,还必须建设公民到场的文化。有文章中称:“情况问题从条件恶劣、资源匮乏的外部危机正凸显成为社会失范和文化失落的内部危机,实际上讲明我们缺乏足以调动和满足主动到场感的社区生活,缺乏足以应对情况危机的公民文化,沙尘暴其中在我们心中。只靠高屋建瓴的指手画脚,而缺乏社会底部的努力主动到场的制度保证”。所以,我们不应当满足于政府行为:2002年国务院紧迫投资540亿元治理沙尘暴;每年的植树造林形式重于实效。

如果没有民众的自觉的广泛的到场,情况很可能点上治理,面上破坏,治理速度赶不上破坏速度。因此,建设一种民间广泛到场的制度和文化乃中国的久远之策。中国人应当有足够的智慧和能力解决生态情况危机。

(完)2007.02.11。


本文关键词:GOGO体育APP,胡星斗,胡,星斗,中国,的,生态,情况,危机,及

本文来源:GOGO体育-www.jnjcxcl.com